对莫言获诺奖“感言”的感言

来源:昆仑松魂

今年是莫言先生因诋毁中华民族而获得西方大奖10周年
结合今年曝光毒教材问题,莫言获得西方敌对国家奖赏之事又成了热点话题。
为什么时过十年又成了热点呢?
因为莫言的获奖给隐藏在中国的恨国势力打了强心剂,原来恨国可以这样名利双收。于是乎,莫言获奖之后,中国的历史虚无主义妖风甚嚣尘上,歌颂人民英雄的文章相继被移出课本,代之以毒插画、毒文章充斥于大中小学教材之中,志愿军头号仇敌麦克阿瑟的文章也成了学生的必读。而文坛上则屎尿腥臊横流。
由此联系起来,我们终于看清了西方授予莫言诺贝尔文学奖的深意
诺贝尔奖对莫言的颁奖辞是对莫言立场的最好诠释。
【诺贝尔奖对莫言的颁奖辞↑】
与颁奖词相呼应的是莫言的获奖感言。
莫言的获奖感言洋洋洒洒八千余字,可谓是字字血声声泪,与丑化中国的颁奖词配合默契,和他的小说一样,把生他养他的祖国描绘得暗无天日。
莫言的感言比较冗长,为了不给读者添加愤懑,这里只截取一小段。读者从中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豹。

“我记忆中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跟随着母亲去集体的地里捡麦穗,看守麦田的人来了,捡麦穗的人纷纷逃跑,我母亲是小脚,跑不快,被捉住,那个身材高大的看守人搧了她一个耳光。她摇晃着身体跌倒在地。看守人没收了我们捡到的麦穗,吹着口哨扬长而去。我母亲嘴角流血,坐在地上,脸上那种绝望的神情让我终生难忘,多年之后,当那个看守麦田的人成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集市上与我相逢,我冲上去想找他报仇,母亲拉住了我 ,平静地对我说:“儿子,那个打我的人,与这个老人,并不是一个人。”

 
有感于莫言的“在我看来文学艺术永远不是唱赞歌的目的,文学艺术就应该是揭露黑暗的”名言,我这里也对莫言的感言发表一点感言。

既然“文学艺术就应该是揭露黑暗的”,那么文艺批评更应该拥有这个功能。莫言说揭露社会黑暗,而莫言也是社会的一分子,他同样可以被列为揭露的对象
 
我们不反对揭露社会的阴暗面,揭露阴暗是为了让我们的社会更加光明。但是,揭露社会的阴暗面要有真凭实据,而不是无中生有的杜撰。
恨国作家方方曾教训明德先生说,你有杜撰才能,不写小说太可惜了。由此可见,当今的恨国作家都是编造谎言的专家。

对方方这番高论,没见过莫言有不同的意见,因为获得西方炸药奖的莫言算得上杜撰大师中的大师。莫言能给出《酒国》中“烧烤三岁孩童肉是最精致的美味”的准确时间、地点?吃“三岁孩童肉”的人物原型是谁?
如果没有原型,岂不是揭露了作者阴暗心理?

【童年莫言(左)】
扯远了,还是回到莫言感言中向洋人哭诉他母亲挨打这个故事上。
莫言的母亲拾麦穗并挨打这段文字,表达了两层意思:一是当时的中国遍地饥荒,人们要依靠拾麦穗果腹;二是暗无天日,拾点麦穗还被毒打,可见那时代是怎样的不堪回首。
一般读者看到莫言这番话,必然产生共鸣,对莫言描绘的那个社会深恶痛绝。而恨国公知则如获至宝,视莫言的感言为反华反共的利器。
笔者不会写小说,不会杜撰,只能从莫言的原话推理还原莫言母亲拾麦穗挨打的真相。
莫言所叙述的时代,中国人民的确还吃不饱、吃得不好,这是事实。可是,这吃不饱,并不是共产党带来的,是封建社会和国民党反动派给我们留下的遗产。
刚解放时,中国的农业生产相当落后,水利设施缺乏,肥料严重不足,种子基本是延续千年的老品种。要想吃饱,只能是在党的领导下,人民自己艰苦创业、艰苦奋斗。天上不会掉下粮食,共产党也不会带来粮食;共产党能做的,就是组织人民,依靠人民,发挥人民的创造力。因为共产党也是人民。改变这种落后面貌,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需要长期艰苦奋斗的。
中国人民什么时候解决温饱的?是基本修建好了大量的水利设施,保证了种植面积,是勒紧裤带建起了满足中国农业需要的化肥厂,是全国社会主义大协作,培育出高产良种。所以,在农业高产条件没创造出来之前,中国人民是难免饿肚子的。要知道,这些条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中国人民用血汗奋斗出来的。
今天的中国与莫言所怀念的时代相比较,物质上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人民不仅已经吃饱,而且减肥广告铺天盖地。中国这一切成就,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劳动人民创造的。劳动人民为莫言提供了衣食住行,为莫言提供了创作条件。可是,莫言的小说,从来不歌颂中国共产党,不歌颂劳动者,不赞美劳动光荣,我们也没看到莫言写自己和母亲参加集体劳动的文章。这说明莫言是极端鄙视劳动、仇恨劳动者的 。若全国人都如莫言,今天的中国人能吃饱饭吗?没有人劳动,莫言母亲去哪里能拾到麦穗?
莫言说的拾麦穗时代,中国粮食的确不是很充足。因此,农民爱惜粮食,把地里散落的麦穗拾回家是可信的。可是,莫言的母亲去集体地里拾麦穗并被人打得嘴角流血是不是事实呢?这一点,现在的年轻人搞不清楚,城里人也搞不清楚。
我和莫言是同时代的人,他穿过军装,我也穿过军装,他饿过肚子,我也饿过肚子。只是,我参加过集体劳动,热爱集体劳动,我了解农业农业生产。
是个人都知道,要解决吃饭的问题,除了水、肥、种三个关键要素,最重要的就是劳动。没有劳动,有再好的条件,地里也不会长出粮食。所以,在社会主义集体时期,不论男女,只要身体健康,都有参加生产的义务。不劳动,粮食能从天上掉下来?
莫言的母亲也不例外,有参加集体劳动的义务,尤其是农忙季节。我的母亲也是小脚,是积极参加集体劳动的,只是不能在南方水田里劳动。当然,生产队会安排小脚妇女力所能及的劳动。
拾麦穗季节,是农村最忙的季节,社员们要起早贪黑、披星戴月劳作的 。那时候,学校都放农忙假,让学生支援生产。
莫言在《卖白菜》一文中说,1967年他12岁,从莫言的年龄推算,他母亲那时候在40岁左右,正当壮年,理所当然地要参加麦子的抢收。莫言母亲是小脚女人,应参与的劳动是割麦子或在打谷场给麦子脱粒。这就是说,莫言母亲不可能在农忙季节不顾抢收大事而去地里拾麦穗。
须知,抢收麦子,是虎口夺粮,如果因懈怠耽误抢收,麦子就会枯萎在地里,必然损失严重;再就是抢晴天,若不及时抢收,遇到阴雨天气,麦子就会在地里发霉。
试想,这时候,莫言的母亲是应该在生产队参加抢收,还是去地里拾麦穗?当然,麦穗掉在地里很可惜,应该尽最大努力将麦子颗粒归仓。但这不是壮年劳力应该干的,而是发动老人和小孩去做这些事 。有的生产队允许老人小孩把拾起来的麦穗带回家,也有的是主动交到生产队。那掉落地里的麦穗看着是心痛,可真的去拾起来,一天下来一人也只能拾那么几斤。如果为拾麦穗而误农时,就得不偿失了。
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莫言的母亲生来就是坐享其成;无论再忙的季节,都不肯参加集体劳动。莫言在《卖白菜》一文中说,他母亲卖三棵白菜都懒得被背,还要拖着12岁正在上学的儿子送到邻村集市。这就是说,莫言的母亲是打死不会参加劳动的。这么说来,莫言的母亲不参加集体劳动而去拾麦穗,或有其事。不参加劳动也能按人口分到粮食,拾麦穗反而比参加集体劳动的人吃得饱,足见莫言母亲的精明。
莫言的母亲拾麦穗会挨打吗?从莫言获奖感言的叙述来看,不仅他和母亲拒不参加农忙抢收,而且还有很多人放着大片庄稼不收,都去地里拾麦穗。我不禁要问,你们村里人在那样的农忙季节不去抓大头,把大片的麦子收回来,而去地里拾麦穗,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成熟的麦子耽误一天收割,其损失不是地里那点麦穗可比的。
莫言说守麦田的人一耳光把他母亲打得嘴角流血。我们可以从这句话看出这守麦田的是一个壮汉。这样一个强壮劳动力,在抢收麦子的季节,不去参加抢收,却守着掉了一点麦穗的空地?这种事情会不会出现?假使来不及抢收,麦子枯倒,或遇到阴雨天气,那损失不是比地里散落点麦穗更大吗?莫非高密的人都是这般弱智?这般分不清轻重缓急?所以,莫言母亲在麦地拾麦穗不可能挨打,因为生产队不会派一个强劳力干那傻事。
有没有人看守麦子呢?歇工的时候,打谷场和生产队的仓库可能有人看守,要防人偷盗。
继续推理:如果莫言的母亲真的是被人打得嘴角流血,读者可以想象应该发生在什么地方?是在地里拾麦穗,还是在打谷场或生产队的仓库“拾”集体的麦子?如果一个不下地劳动的人去集体打谷场或仓库“拾”麦子,是不是犯罪?
莫言《卖白菜》文中说:“我曾经背着母亲将一大把化肥撒在它的周围” 。须知,那时的化肥是紧缺的生产资料,都是供应给生产队的。私人家里不可能有化肥。如果莫言给小白菜施肥之言不虚,我们有理由怀疑莫言家里的化肥是来自生产队的仓库。
由化肥来源的展开,再到莫言母亲拾麦子挨打,莫言笔下的母亲形象在读者眼里一下子就“高大”起来了。
抹黑国家,顺带把母亲黑了,也只有这种不肖子孙编得出这样的谎言。
怎么养了这么个寡廉鲜耻的文痞?(作者:杨昭友)

评论 0

  1. 匿名满满的一幅奴才相,就是鲁迅笔下的一条断了脊梁骨肋的赖皮狗!😡 😡 😡 😡 😡回复
  2. 匿名莫言就拾麦穗一事经不起推敲;那个年代都是集体行动包括拾麦穗,而他母亲却带着他拾麦穗,被守护人发现,字里行间显示着是偷麦穗或曰偷拾麦穗。后来他长大成人、当年那个守护人已是白发苍苍,而他母亲却还随他赶集、思路清晰不让他惹事,这简直就是胡编乱造。他极尽所能污蔑新中国漫骂共产党,这样的所谓文人“啄家”可恨可杀,最起码应依法管制,现在却大行其道这难免会让人怀疑,现在还是不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家?回复
  3. 匿名无耻之极!莫言何言!西方走狗!奴才本质!卖国获奖!抹黑得奖!文坛败类!中华之辱!回复
  4. 匿名这个卖国求荣的西方走狗,早就该批判,踏上千万支脚让他永远不得翻身!回复
  5. 匿名五十年代,已经合作化了,我那时也是十几岁。也捡过麦穗,但并没有挨打,也设没有挨训。反而是为颗粒还家受过表扬!回复
  6. 匿名比汉奸更可恨的所为的文人奴才!回复
  7. 匿名不仇恨不撒谎就不能得奖啊,莫言。回复
  8. 匿名奴才!回复
  9. 匿名莫言埋汰自己的妈妈,以获诺奖真是个杂种!回复
  10. 匿名相由心生!莫言就是一个奴才相!回复
  11. 匿名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莫言正是如此。回复
    • 匿名莫言母亲拾麦穗因偷肯定要挨打,在那个年代生产队每斤以伍分钱价格鼓励署期放假学生拾撒落满地麦穗,实行多拾多得,因为过去都是人工收割,散落太多。回复
  12. 匿名狗🐶莫言该死!回复
  13. 匿名莫言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帝国主义的一条宗实走狗,这么多年还能在国内牛╳轰轰的,这就证明国内象他这样的人还大有人在,甚或在高干里面都有,这就见怪不怪了,几十年了有些人砍红旗,三七开,出尔反尔,说不FA,却把祜会主义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他自已的家人都先富了,强烈要求政府把莫言这个误人子弟的内奸给抓了判了,以警这些个抹黑社会主义的恶人狂人,所有的课本都应该找拥护社会主义拥护中国共产党的这样的人才来编写,以保证我们的革命接班人不变色,让我们的社会主义万古干秋永传下去,回复
  14. 匿名分析的好,很真实。莫言在他的小说中胡编乱造了很多子虚乌有,但能骗一些人,一些对当年农村很陌生的人。他写与母亲拾麦穗,被发现被打到流血。问题就出在这,拾麦穗就是检收割落在地里的粮食,那么检粮食规定必须是在本人所在的生产队里,一个生产队里的人都熟悉,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那个守田的强壮汉怎么能动手打人呢?得多大的仇一掌打出了血?你只是拾麦穗又不是偷麦穗。再说庄稼成熟的时候,稻田、麦田、谷田这些粮食不能生吃哪来的守田人?你莫言杜撰也太离谱吧?人高马大的人不下田劳动当守田人,守玉米、瓜田的生产队派的都是老年人。可见,莫言 为了迎合西方人的口味抹黑国家、污蔑祖国不惜身败名裂,因为,文学的诺奖其含金量已被世界置疑。回复
  15. 匿名莫言就是實實在在、地地道道的【漢奸賣國賊→_→“文化漢奸”,應該槍毙!!!】以正國法,以平民憤!!!……回复
  16. 匿名恨国贼!回复
  17. 匿名恨国党为什么能在中国生存和发展?其根源是大汉奸、大买办邓贼所为!回复
  18. 匿名假如有国难,这人一定会是汉奸一号回复
    • 匿名是的!还尸婊子准的跪汉奸。回复
  19. 匿名我姥姥家和莫言家是邻村,庄稼地都是挨着的,我妈妈今年96了,听到我说莫言是麦穗的故事后说了一句话,胡诌(高密方言胡说八道的意思),那时候拾麦穗都是学屋里老师领着放麦假的孩子的集体活动,根本就不会有人敢私自下地去拾麦子,私自下地就是偷,,,,回复
    • 匿名作狗奖,人岂信,奖狗食,拉狗屎,臭中华,妄翻天,演苏东,中国人,齐奋起,擎狗棒,打水狗!回复

置顶文章